帕佩不逆不拆
我永远爱叶修
足同及前文见子博:麦周周周周周

【宋叶/韩叶】没有人

旧文补档。



-1-

   十四岁以前,如果有人告诉好孩子宋奇英你以后会成为一个职业的电子竞技玩家,宋奇英只会当做玩笑就过去了,心中不会把这件事情放在心上。

   学习优秀,听话懂事,打个篮球,踢个足球,有一对在政府机关单位工作的父母,平日里生活不奢侈却也是小康富足不愁吃喝,这些年,宋奇英过得很惬意自在。他倒不是不玩游戏,只是不沉迷,玩几天陪陪同学就过去了。

   可人生总得有点意外不是吗,所以宋奇英遇见了自己的那个意外——叶秋。

   大概是荣耀第八区开服后不久,宋奇英被同学拉去买了张账号卡,本来兴味索然,觉得不过是个普通游戏,结果却在一场比赛之后顷刻颠覆了自己的想法。

   作为一个Q市人,成为霸图的脑残粉简直是理所应当的事情,宋奇英就这样被霸图粉丝团一员的同学拉去看了霸图的比赛,对手是……嘉世。

   听到同学在一旁对嘉世无所不用其极地诅咒恶骂,宋奇英十分好奇这两家到底多大仇,不由问了一句,结果同学大发牢骚之后,恶狠狠地指向了屏幕上的一个战斗法师:“最可恨的就是叶秋这个混蛋啊!”

   这是宋奇英第一次听说了叶秋这个名字。

   一叶之秋吗……宋奇英没有再说话,默默地看了下去。

 

   第二年,宋奇英便加入了霸图的青训营。

   那时,他还是那个玩着战斗法师的少年。

   同学以为他是成为了霸图粉丝,衷心祝贺后调侃他说如果以后成为了正选,遇到叶秋可千万别留情,狠狠揍他丫的。

   宋奇英沉默不语,只是兀自笑,看着同学说得高兴。

   一直到他成为“长河落日”,所有人都以为他所崇敬的人是拳皇韩文清,可只有宋奇英自己知道,自己心中唯一的神祇,只有那个人。

   那个,此生注定只能仰望的人。

 

   自从看过那场霸图和嘉世的比赛之后,宋奇英便无可救药地迷上了一叶之秋和他的操作者叶秋,他把平时攒起来的零花钱全部用来买了一叶之秋的周边,摆满了自己的卧室,又到网上去找叶秋相关的教程和视频,下载下来仔细研究。

   那段时间,宋奇英的荣耀技术在自学中飞快成长。那段时间,宋奇英觉得自己像是中毒了一样,为一叶之秋疯魔。

   他之前看的那场比赛是第六赛季,当时嘉世已经渐渐走了下坡路,叶秋也背负了不少骂名,可是这并不妨碍一叶之秋处在一个无法超越的位置和叶秋巅峰的技术水平。

   关掉网上辱骂叶秋的贴子,宋奇英从抽屉里面拿出了一张空白的明信片,正面是印刷的“一叶之秋”四个大字。他在反面一笔一划地写下自己对叶秋的祝福与支持,署名时犹豫了一下,最终写下“宝木”两字。宝木者,宋也。就像是孩童的文字游戏,带着幼稚与青涩,或许也有不安与期待。

   叶秋之于宋奇英,是内心最疯狂的存在。

 

-2-

   如果说周泽楷的面相堪称上乘,那么叶修一张老脸也可同行而列,只可惜所有人在看清叶修的脸之前一定会被他吐出的垃圾话气得再没什么心思打量他的长相。

   黄少天总是说叶修连心肠都是黑的,宋奇英听说这话之后却只是笑笑。

   虽然宋奇英和叶修没有多少交集,但是他知道叶修是个温柔的人,而不是什么黑心肠的。

   那年冬天,因为过年,队里早早就给训练营的成员放了假,正式选手过了几天也都陆续离开,宋奇英申请了留下训练。已经腊月二十八,这天宋奇英傍晚离开时,俱乐部里的人基本没有了,只是正式选手的训练室还亮着灯,大概是当地的队员还没有回去。宋奇英一时好奇走了过去,那里门没有关,声音从里面流泻出来——

  “……老韩,真不是我说你,你个发烧的人在这里训练难不成是想要操劳死啊。行了行了,你先停下,今晚上听哥的话,回家咱再说。哎哎哎,别把毛巾拿下来!”

   这个声音?!宋奇英透过门缝,悄悄看向里面。

   果然,联盟第一嘲讽脸正站在霸图队长面前絮絮叨叨连嘲带讽又不忘关心。但宋奇英看的分明,那人眼里有着焦急与关心,手下的动作也轻柔如拂羽。

   那份温柔,装不出来。

 

   至于为什么宋奇英看到叶秋在这里却毫不惊奇是有原因的。

   因为全霸图的人都知道,叶秋是韩文清的男友。

   外界传为相看两相厌的死对头实则是一对情侣,这种消息传出去能吓死一片人。当初叶秋第一次来霸图的训练室,有人刚准备要叫保安,就被自家队长吻上叶秋的动作吓得手一抖,手机掉在了地上。

   不过很快,霸图的汉子们便习惯了这个画风不符的存在。虽然他们还是恨叶秋恨得牙痒痒,但是只要一想到韩队是在上面的,莫名的就心情很愉悦。

   其实训练营的人基本没有知道这件事情的,叶秋来的时候也多是只有正式队员在的时候,但是宋奇英不一样,进入训练营短短半年,因为天赋异禀,正式选手对他十分青睐,经常指点,他自己又勤奋,几乎没有一天不是苦练到最后才走的,所以宋奇英会撞见叶秋和韩文清在训练室的桌子上吻得难舍难分,眼看就要擦枪走火的场景也不是件意外的事情。

   那次宋奇英吓了一跳,他没有见过叶秋,但是那件嘉世的队服却是认识的,一惊之下,把手里拿着的塑料杯子摔在了地上,成功惊动了情动的两人。

   宋奇英至今记得,那人从韩文清的怀里懒洋洋地抬起头转向自己的方向,带着情潮红色的眼角微挑,深黑的眼韵着水汽,朦朦胧胧的,被吻得艳红的唇翘起,张合之间说道:“呦,老韩,你们队上的新人?很有勇气嘛。”

   那一刻,宋奇英确定了眼前的人是叶秋无疑。

   吃了一记队长的杀人视线,宋奇英默默捡起杯子走了出去,甚至不忘关上门。

   他看似平静,心跳却如同擂鼓。

   那一天,宋奇英终于知道什么叫做情窦初开。

   只可惜,开错了地方,开错了人。

 

-3-

   十五岁的时候,宋奇英便发现了自己的一个秘密,他喜欢上了一个人,那个人是他的神。

   所有的崇拜与敬仰,在明白自己的心情之后,变成了彻头彻尾的情深。

   宋奇英懂事早,比同龄人早熟很多,也多了一份周围青春期少年不曾有的沉稳。他看自己看的通透,也把这份感情看的明白。

   注定不会开始,注定没有结果。

   就像是两个世界的人,一个是漫天星辰中最耀眼的一颗,一个是无垠大地上的尘埃一粒,天上地下,没有什么交集。

   宋奇英一开始是这么以为的,虽然叶秋隔一段时间就回来霸图找韩文清,但是他只是个目前被看好的新人,还到不了能和叶秋有所交谈的地步。

   直到第七赛季结束后的那个夏天。

   韩文清突然心血来潮和青训营的来了几场,末了,对刚才惨败在他手下的宋奇英说:“要不要试试玩拳法家?”

   宋奇英怔愣地看了韩文清一会儿,脑海中闪过叶秋懒散叼着烟和韩文清一起走在俱乐部走廊的样子,那一刹那间他做了决定,重重地点头:“好!”

   从此,没有了那个有着土气名字的战斗法师宝木,有了被传为大漠孤烟继承者的拳法家长河落日。

   那之后,叶秋来过几次,赛季刚刚结束,队里无事,他常来找韩文清。听说韩文清给自己找了个继承者,很是感兴趣,虽然嘴上没少嘲讽韩文清老了不行了连下一代都培养起来了,但他却对宋奇英上了心,除了跟韩文清斗斗嘴,还会来找宋奇英切磋切磋,名为切磋,实质上是变相的指点。

   “来来来,小宋,我陪你来一场。”叶秋将从韩文清那里顺的一张账号卡插好,坐在宋奇英右手边,歪头冲着宋奇英笑着说。

   “恩。”被叶秋毫不掩饰的明媚笑容闪到眼睛的宋奇英不自在的将脑袋正对向电脑屏幕,但是脸却不自觉的红了,好在叶秋没注意,在一旁径自开了修正场。

   叶秋对后辈是出了名的关心照顾,也很少出言讽刺,尤其是被他看好的后辈,这一点,邱非可以作证。在叶秋看来,这些孩子,就是荣耀未来的希望,所以哪怕指导宋奇英相当于为将来培养敌人,叶秋也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反倒是尽心尽力地指出宋奇英的一些失误。

   好在训练室已经没有了别人,不然被人看到嘉世的队长在这里指导霸图下一代……心脏病科估计会很忙。

   偶尔游戏载入的空当,宋奇英会悄悄将视线投向叶秋。

   窗外太阳下山,夕阳光亮照进室内,打在叶秋的脸上,镀上一层金红色的光芒,略带虚胖的脸上的苍白被涂去,叶秋的双眼偏向细长,睫毛纤长浓密。他的眼中有光,不仅仅是夕阳的火光,更多的是专注于荣耀的光芒,越发显得他认真、自信而强大。

 

   有时候,宋奇英会自私地想,如果有一天,叶秋和韩队两个人分手了……

   想到这里就再也没有往下想,因为宋奇英自己会遏止住这个想法。

   他知道,叶秋很爱韩文清,爱到他每次看到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他都能看清,叶秋眼底的幸福仿佛都要溢出。

   那么扎眼的,却又让他无力的幸福。

   叶秋的世界从来都不需要他,他只是个匆匆过客,一个值得栽培的后辈罢了。

   宋奇英知道,贪图太多,只会一无所有。

   所以只是默默守望,不求一眼回看。

 

-4-

   第十区开服的时候,叶秋退役了。

   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消息,却也被人轻易接受。毕竟这几年来,叶秋的状态与日剧下有目共睹。

   宋奇英默默关掉网上争论叶秋退役原因的贴子,感觉喉头发紧。

   他知道,叶秋并没有所谓的状态下滑,相反的是一如既往的强大,所以退役,必有原因。只是他想不到罢了。

 

   霸图的气氛有些诡异,自从叶秋退役之后,韩文清就一直冷着脸训练,训练室里面的人都不敢多坑一声。

   偶然听到张副队和韩队的一次谈话,宋奇英才知道,韩文清为什么心情出奇的差。不仅仅是因为叶秋突然的退役,更多的是因为,叶秋从退役那天起,再也没有联系过韩文清。

   曾经耳鬓厮磨的恋人,突然有一天失去联系,不心焦才怪。

   好像一夕之间,再也没有叶秋这个人。

   可是宋奇英隐隐觉得,叶秋不会就这么离开荣耀,离开他爱的地方。

   没有理由的相信,只是因为他确定他心中的神祇,不会轻易抛下信仰他的子民。

   事实证明,宋奇英是对的。

   从第十区出现君莫笑开始,到全明星赛上的一招龙抬头,叶秋又成功地搅乱了一汪宁静碧潭。

   宋奇英不能否认的是,在听到韩文清当着所有人的面说出那句“我等你回来”的时候自己心里近乎扭曲的嫉妒。

   韩文清能够光明正大,毫不掩饰,他却不能。他不过无名小卒,渺渺众生。

   但同样期待,期待那个人回来。

 

   第九赛季的时候,队里就已经向宋奇英传达了下一赛季出道的消息,他心中也没有多少波澜,只是默默地继续训练,按时作息,像是一个定了闹钟的机器人一样。

   只是他心中还有着一捧热情。

   兴欣拿下挑战赛冠军的当天,宋奇英同以前寄明信片一样寄出了一份礼物,是他之前休假被母亲带去软陶店时捏的一个君莫笑,用来恭祝叶修的胜利,用的,还是之前那个名字。

   不求他知道,只求自己的小小心意能够陪在他的身边。

   宋奇英有的时候甚至会笑话自己的小女生心态,可是陷入爱情的傻子,往往没有什么智商可言。

   

   宋奇英以为,自己如果要见到叶修,势必要等到下一赛季赛场上相见了。却没有想到,再相见来的这么快。

   韩文清对宋奇英越发满意,宋奇英的打法在继承了前辈们的技巧之上又有自己的独特风格,凌厉却又不独出锋芒,是柄值得打磨的好剑。加上宋奇英下半年就要出道开始比赛,韩文清平日里便对他多有提携,正好两个人回家顺路,偶尔休假回家,两个人也一起走。

   那天周末,两个人都要回家一趟,晚上六点,刚走出俱乐部的门,却看见了一个靠在路灯下默默吸烟的熟悉的背影。

   那人似是察觉到了两人的视线,转过头来,熟悉的虚胖脸在看到韩文清时露出了笑容:“老韩,小宋,好久不见哈。”

   明明是个晚上,门口的路灯也堪堪能照亮周围一圈,可宋奇英却觉得灯光刺眼到不能睁开直视对面的人。

   心中千万思念,在此刻,湮于昏黄灯光照出的空中尘埃里。

 

-5-

   虽然见到叶修无疑是件高兴的事情,但宋奇英却没有想到自己会被叶修叫住,加上韩队一起出来吃饭。

   可能是两个人太久不见有些尴尬?宋奇英胡乱想着,只觉自己的存在越发尴尬。

   不过十七八的少年,夹在两个大自己十岁有余的男人中间,尤其是这两个人是情人,自己还暗恋其中一个时,这种古怪的气氛,让人难自处。

   饭也吃的奇怪,期间叶修不时说几句话,或是对着韩文清,或是对着宋奇英,前者不太搭理他,后者说话因为尴尬紧张磕磕绊绊的,算来相当于是叶修说了个全场。

   说着说着,韩文清突然要了一瓶酒。

   宋奇英有些讶异,他们这些电子竞技选手是很少沾酒的,韩队更是其中之最,全队聚会的时候听说也从来不喝,现在怎么突然……

   叶修也停了下来,看了看韩文清又看了看那瓶酒,突然笑了,伸手拿过,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然后不管两人,仰头一饮而尽!

   宋奇英被叶修的动作吓了一跳,还没等他反应过来,叶修“咚”的一声倒在了桌子上。

   “没长进的酒量。”韩文清冷哼一声,刚要上前时手机却响了起来,他不耐地接过,电话那头说着,韩文清的眉头越皱越紧,最后说了一句“我这就回去”便把电话挂了。

   “队里有事,我需要回去一趟,你带这家伙去住酒店,钱算我的。”韩文清从钱包中拿出卡和身份证扔给宋奇英,刚要起身离开,像是想起什么一样,脱下了自己身上的队服外套给叶修套在了身上,“麻烦你了。”

   说完,他起身跑远。

   宋奇英拿着韩文清扔给他的东西,神色莫名。

 

   随便找了一家酒店开了个房间,宋奇英驾着叶修进去,将他轻轻放在了床上。

   叶修的个子在南方人中算是高的了,足有一米七八,但是放在北方人眼里却远远不够看,加上叶修骨架小,虽然是虚胖脸加上小肚子,却意外的轻快,所以一路上宋奇英并没有费多大的力气。

   以前叶修坐在他旁边两个人对练的时候,宋奇英很少直视叶修,他怕叶修从他眼中看出点什么,所以这是宋奇英第一次离叶修这么近,近到咫尺呼吸。

   叶修静静躺在床上,完全不像是喝醉的人,倒像是自然睡去,沉沉入眠。

   宋奇英把韩文清留下的队服挂了起来,叶修里面只穿了一件白色的长袖衬衫,下身一条黑色长裤,犹豫了一会儿,宋奇英没有帮叶修脱下衣服,只是将他摆正姿势,将被子为他盖上。

   睡着了的叶修像是温顺无害的小动物,不自觉地缩成一团。

   宋奇英坐在一旁,内心挣扎,最终,他还是将手伸了出去,轻轻抚上眼前人的脸。

   手下的肌肤温热细腻,叶修很白,白到没有血色,也许是因为喝了酒,眼角脸颊微微泛着不自然的晕红。指尖轻轻揉着他的黑眼圈,这人即使睡眠中仍露出疲态。

   很累吧,带着兴欣一路走过来。

   宋奇英的心揪起,有种细微的痛。

   手指略过叶修的鼻尖,有些凉,毕竟是还是春天,空气还不够温热。鼻下的唇形状美好,色泽偏淡,很难想象平时那些嘲讽意味的话语是出自这里。

   看着看着,宋奇英忍不住俯下了身子,吻向叶修的双唇。

   “文清……”似是梦呓的言语,轻飘传入宋奇英的耳中,如同一声闷雷,轰然炸响。

   宋奇英猛地站起,苦笑着看向不自觉说着梦话的叶修。

   他的指尖上残存的温度,瞬间冰凉。

   你到底在奢想什么,宋奇英?

 

-6-

   第十赛季,宋奇英的出道无疑带来了无数猜测,有人感叹说原来老将如韩文清也要离开这个舞台了。

   看到这句话时,宋奇英愣住了。

   韩队,已经不再年轻了,他的荣耀之程不会再有多久。那么,叶修呢?他是不是也快要离开?

   虽然叶修退役一次以后重新王者归来,但是仔细琢磨之后就会发现叶修赛场上即使锋芒依旧,但是实质上已经露出了衰疲的姿态。

   电子竞技,如果失去青春,就意味着失去了手速与精力,失去了继续称王称霸的机会。这个领域,从来都是老一代飞快逝去,新一代迅速地变为老一代。

   没有人能够永远年轻,所以不断有人离开,有人进来。

   想到这里,宋奇英却突然释然了。

   叶修是他的神没有错,可叶修也是肉体凡胎,他终究会离开这个舞台,只是或早或晚的问题,自己阻止不了,也干涉不了,只能坦然接受,静默祝福。

   这个人,终究隔太远。

 

   比赛开始之后宋奇英很少见到叶修,和以前在嘉世不一样,现在叶修需要承担太多的东西,他很忙,忙到完全没有时间来找韩文清。

   除了常规赛赛场上,唯一一次的相见,就是在全明星赛上。

   在之后,就到了季后赛的四分之一决赛。

   虽然不是第一次面对兴欣,但是不可否认的是,这次双方,都拼上了全力,在通向决赛的独木桥上厮杀。

   宋奇英知道,这很可能是叶修和韩文清双方最后的一次对决。

   所以绝对不可能给彼此留下遗憾,因为他们是那么地了解对方想要的。

   这种连宋奇英自己都能够想得通透的默契让他心里只剩悲哀与惶然。

 

   即使宋奇英是叶修的死忠粉丝,他也没有假设过霸图会输。

   但是事实摆在眼前,不容辩驳。

   霸图这一输,老将们的心情可想而知,加上林敬言的退役,霸图的氛围,陷入了荒凉的冰河世纪。

   但韩文清,这个永远不会服输的男人,用自己的方式鼓舞了全队的人。

   不过从头来过!

   一如既往!

   经过韩文清的鼓舞,宋奇英失落的心情终于回复了正常。

   而在这之后不久,第十赛季落下了帷幕。

   冠军,兴欣!

 

   叶修虽然嘴巴损了一点,但是在全联盟认识的人最多绝对无可厚非,至于这算不算人缘最好,只有天知道。

   因此,比赛结束之后,兴欣的庆功宴变成了兴欣宴请全联盟,也没有那么夸张,只是凡能够跟叶修损伤两句的人都拖着队伍来了便是。

   宋奇英坐在张新杰旁边,隔着一张桌子看着叶修被黄少天和张佳乐折腾着灌酒,旁边韩队放着黑面冷气。

   他遥遥看着那个人,好像全世界的光芒都汇聚在那个人身上,太过耀眼,让他不敢靠近。

   宋奇英捏紧了手中的玻璃杯,指尖冰凉的温度一如曾经的夜晚。

   从来不曾拥有,只是一个人独自舔着伤口。

 

-7-

   张新杰会找自己谈话,宋奇英并没有觉得奇怪。

   张新杰这个人将谁都看得通透,所以自己那天庆功宴上感情外露被他发现完全不需意外。宋奇英这么想着,自嘲笑笑,迎向张新杰的视线。

   “张副队,有什么话直说好了,我没有什么承受不了的。”

   “你应该知道,队长和叶修前辈这么多年来走的并不容易,但这也让他们之间的感情十分深厚,他们会一直走下去的。”

   “我知道的,我知道他们会一直走下去。”宋奇英像是在回答张新杰又像是在喃喃自语,“我一直都衷心祝福他们的。”

   张新杰看着眼前不过是个孩子的宋奇英嘴角难看的笑和自以为掩饰很好的眼底悲哀,明白这孩子从一开始便将一切看得分明,也就不继续这个话题:“队长说,下个赛季他就会退役,到时候,你要开始学着担起重任了。”

   回答他的,是宋奇英大力的点头。

 

   世界联赛后不久,叶修和韩文清都彻底退役,听说叶修是回了家,不知道干些什么,但是荣耀却是一直在继续,起码游戏里君莫笑还在翻云覆雨。韩文清留下做了指导,只是没少被霸气雄图的人哭着找来说烦请韩队不要再和君莫笑一起和自家战队对着干。

   宋奇英渐渐成了队伍中的核心,有人说他是韩文清的继任,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宋奇英走的和韩文清完全是两条路线,除了身份是继承之外,宋奇英的一切都是自己的风格,自己的发展。

   偶尔宋奇英会被叫到网游上帮忙,面对兴欣公会前头那个穿着花花绿绿衣服的散人,宋奇英总会想到之前去韩文清和叶修家里在书房看到的那个自己捏的软陶,想起那个人叼着烟的慵懒笑容。

   这份感情,就让它彻底烂在自己的心底吧。

   

   后来联盟里有一对很出名的情侣,说出来估计和叶修韩文清这对一样轰动,是蓝雨的卢瀚文和微草的刘小别,这两个人整天打来打去,最后竟然走到了一起。其实两个人不过差了四岁,但是卢瀚文出道实在是太早,所以刘小别总会被调侃诱拐未成年。

   不过两个人同样毛躁的性格很容易产生争吵,也经常闹分手。

   也不知道为什么和卢瀚文成为好朋友的宋奇英经常去充当一个知心大哥。

   但还是吵,结果有一次,两个人闹得很凶,分手几乎人尽皆知。

   卢瀚文叫宋奇英出去喝酒,宋奇英听完卢瀚文哭诉,淡淡开口:“至少,你们彼此拥有。”

   而我,未曾有过任何。

 

 

   

FIN.



(跟朋友讨论新生代叶的时候,朋友惊奇地问宋叶这CP真的存在吗,我说当然啊,我写的第一篇全职同人就是宋叶,虽然BE了……

之前发过但是后来删掉了,现在重发出来让朋友看一下,证明宋叶是存在的!

将近三年前的文了,不要太计较细节。

我就是对小宋特别偏心的那个人V。)



评论(12)
热度(119)

© 麦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