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佩不逆不拆
我永远爱叶修
足同及前文见子博:麦周周周周周

【帕佩】主导者(三十四)

主导者(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九) (十-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三十)  (三十一)   (三十二)  (三十三)


=34=


佩利在餐厅等了一会儿,后知后觉地想到帕洛斯不可能那么快赶回来,于是回到了在惊雷的住处,不忘将改变的地址发过去。

等过了晚饭,别说人,帕洛斯就连条信息都没有回。

一直在玩游戏消磨时间的佩利关掉游戏界面,盯着那个最下方仍是定位消息的对话框发呆。

他很少和帕洛斯发通讯,因为他们几乎时时刻刻黏在一起,说话只需要站到对方跟前就可以,完全用不到通讯器。所以佩利往上翻聊天记录的时候,全都是出任务留下的交流通话。

如果没有生日那天的发情,他们的对话可能会长久地停留在队友的层面,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要去谈论感情和未来这种很难想象会属于他们生命中的东西。

佩利展开四肢,摊平躺在床上,对话框的投影在眼前长久地停留,右上角的时间不断跳动。

他等着等着,渐渐困倦,体内的胎儿在渴求着休息和睡眠。可佩利不想睡,帕洛斯还没有回来。

迷糊中熬过了午夜,佩利最终没能扛过身体内部不断涌上的困意,缩在被窝里睡过去。

投影里对话框的内容,自始至终没有变化。

佩利是被晃醒的。

他拍开搭在自己身上的手,连眼睛都没睁开,含混地说:“让我再睡会儿。”

这下换了两只手一起晃。

“帕洛斯你好烦。”佩利咕哝着,眯眼往上看,却没有看到熟悉的银白色。

“卡米尔?!”他猛地从床上坐起,“你怎么在这里,帕洛斯呢?”

“我来叫你起床。至于帕洛斯,他没有回来过。”卡米尔关掉了佩利眼前的投影,“你必须规律饮食和作息,所以赶紧洗漱去吃早饭。”

佩利压根没有听到后面半句。

帕洛斯,没有回来过?

“别骗我了,下午加晚上够他来回的,说,他是不是在餐厅?”佩利拍拍卡米尔的肩膀,笑嘻嘻地说。

“大哥说他派帕洛斯去处理圣空星的事情了,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回来。”

“什么叫去处理圣空星的事情?他不是回大羚角号上吗?”佩利一时没有转过弯来。

“从大羚角号直接出发的。”

“等等,你是说老大让帕洛斯去圣空星了?!”这下佩利直接从床上跳了起来,大喊大叫。

卡米尔点点头。

“可老大不是让我跟帕洛斯见面谈谈吗?!”

“帕洛斯自己同意去圣空星的。”至于他到底看没看到你发的消息,那就是两说了……

卡米尔看着眼前神色从难以置信到变为挫败的佩利,还是将没说出的话闷在了心底。他之所以说帕洛斯没有看到消息,纯粹是因为大羚角号那边的后勤捡到了其遗落在飞船上的通讯器,想要还给帕洛斯,却发现对方给房间添加了勿扰模式,等他睡了一晚上出门时,通讯器还没来得及递过去,雷狮直接呼叫到主舱的通讯先打了过来。

丢三落四,这可不是帕洛斯常干的事情,想来是真的被伤到了,这才慌了神。

他之前说什么来着?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不会的,帕洛斯……”佩利大脑一片混乱,心里有几分不是滋味。

帕洛斯不可能选择去出任务,他应该在看到消息后立马赶回来才对。可是为什么……

没有看到消息这个可能并未出现在佩利脑海中,他此刻只有一个想法:帕洛斯不想见他。

就因为他喊了一句“滚”吗?帕洛斯怎么可能真听他的话?

卡米尔优哉游哉地看好戏,想着大哥为这两人真是操碎了心,这回赶紧和好结婚完事吧。

“不行!”佩利走到卡米尔跟前。

“什么不行?”过近的距离让卡米尔很不舒服,不着痕迹地往后退了一步。

佩利气势汹汹地喊:“我要去圣空星!”

你不想见也得见!

这下他彻底忘记了自己之前气到想跟帕洛斯保持距离近期不要见面的事情。

“那先把早饭吃了吧。”反应和猜想基本一致,真不愧是一看就透的佩利。

跟着去了餐厅的佩利直接将早餐打包后跳上了飞船,离开惊雷朝圣空星方向飞去。

卡米尔坐在餐桌前慢斯条理地吃完饭,将这边的事情前前后后都告诉了雷狮。

“让他们两个闹去吧,横竖不过几天的事。让人及时盯着圣空星那边的情况就行。”

“好的,大哥。”

 

在之前的一个月里,帕洛斯卡米尔忙着处理母石,每天泡在实验室里,而雷狮则一直在同圣空星方面打交道。

最开始两边发生了不小的冲突,圣空星方面坚持认为是海盗团拿走了母石,但是没有实际证据,不能明目张胆地开大,派出的都是没有旗号的士兵,不停骚扰大羚角号和惊雷驻地。

在太岁头上动土就得承受之后的代价,雷狮的暴脾气上来了,谁也挡不住。圣空星派出来的人,来两个挂一双,有去无回。

O7母石在带入地下实验室后,由于有着拟态环境的包裹,完全与外界隔绝,即使圣空星能让人渗透到惊雷上来,也无法感知到母石的存在,名头上率先理亏。

雷狮倒没打算就此事和圣空星彻底开战,因为没有必要,这次是海盗团赚翻了,能看圣空星吃暗瘪他开心的很,比直接打过去双方拼个你死我活有趣得多。

但要轻易放过也是不可能的,毕竟伤他手下碍他眼,不给点教训当然不行。

圣空星方面十足郁闷,好不容易率先追踪到O7母石的下落,和埃慕拉方面达成共识进行母石的饲养,以求后期的利益,甚至还专门派了嘉德罗斯一行人确保万无一失。可万万没想到,这雷狮海盗团的人一去,竟然直接将埃慕拉给炸毁了。无数宝贵矿藏毁于一旦不说,最重要的母石也跟着没了。想到海盗团方面毕竟是为了母石去的,有极大可能在最后时刻取得了母石并且运送回到了惊雷或者大羚角号上,圣空星方面决定不能放弃这一丝希望,所以咬定海盗团拿走了母石。

但要是直接和海盗团对殴,他们下不了这个决定。到时候势必是两败俱伤,万一母石真的是毁在了埃慕拉的爆炸中,岂不是得不偿失?可要就这么放手同海盗团握手言和根本做不到,埃慕拉每年的油水可不是笔小数目。

两边看似陷入了僵持。

这次派帕洛斯过去,雷狮是想着暂时做个了结,等对母石有进一步的研究利用后再继续和圣空星怼。

也就是说,帕洛斯这一次是去谈判的,让双方各退一步海阔天空。

听起来不可思议,尤其是对四处树敌只进不退的海盗团来说。

可雷狮的心思谁都别猜,海盗团方面唯他马首是瞻,只要老大开心就成,要打要言和都无所谓。

圣空星则是出于损失最小化的考虑,同意了谈判。

至于谈判的内容,有些微妙。

“跟圣空星一起开发边缘矿星……老大,我没听错吧?”在前往圣空星的路上,拿到谈判文书的帕洛斯同雷狮交流。

“他们有这个技术,那片星域之前是三不管地带,现在基本快被雷王星圈去了,我们打下来,让圣空星做下开发,吃八分大头,没什么不好的。”

重点是打下雷王星圈的地盘吧?帕洛斯在心里默默吐槽。

“八二分,圣空星那边能同意吗?”毕竟领导人又不是傻子。

“有意见当我面说,打一顿就好了。”

有这么个不要脸的老大真的是很欣慰。

“跟圣空星谈合作,是想渗透吗?”

“他们研究所有不少好东西。”雷狮显然早就盯上了圣空星的研究所。

“恐怕圣空星也是这么想的。”

“让他们试试看。”

帕洛斯知道雷狮虽然狂傲,但向来有的放矢,便歇了多余的揣测,他正是疲惫的时候,也不想过多的参与,反正后续卡米尔肯定会跟进,他只需要完成任务就好。

刚要切断主控台的通讯频道,雷狮突然开口:“佩利发情期是不是要到了?”

“……是。”

“别给团里添麻烦。”雷狮的话意味深长,可惜帕洛斯并没有听出其中深意。直到他在圣空星安排的住所中被从天而降的佩利抓着领子抵在墙上时,他才明白雷狮那句“别添麻烦”的意思。

为了不给团里找事,那就得把麻烦送出去不是?

这一送,当然是直接送到帕洛斯身边去。

帕洛斯原本是想着这一趟去圣空星出任务冷静两天,顺便琢磨一下之后同佩利的谈话内容,等赶回去的时候正好能赶上发情期。

可没成想,雷狮竟然让佩利也跟着来了圣空星。

“为什么不回我消息?!”

还在发懵状态的帕洛斯被佩利这声怒吼唤回神来,近在咫尺的面容是他所熟悉深爱的那个人,而且,他似乎从那双燃起熊熊怒火的紫色眼睛中读取到几分难过。

帕洛斯伸出手,攥住佩利的手腕:“我没有看到你的消息。”佩利不提他几乎要忘记通讯器的存在了,没记错的话应该是扔在回大羚角号的飞船上了。

“我不信!”佩利拒绝相信帕洛斯的话。

“这次没骗你,我回去睡了个天昏地暗,刚醒就被老大叫来了圣空星。”

佩利眉头紧蹙,眼神却已经开始动摇:“……你真的没看到我发给你的定位和消息?”

“你随便搜,通讯器根本不在我这里。”帕洛斯背靠在墙壁上,将双臂展开。

然而佩利并没有听帕洛斯的话去搜身,他松开手,嘟囔道:“你竟然一走了之。”

帕洛斯心里偷乐,面上却一点不显,反倒是装出一副极为心酸的样子:“你都让我滚了,我还留在那里干什么?”

“我我我、我不是,我,哎我操,我,”佩利烦躁地抓头发,帕洛斯微垂的眉眼让他惊慌不安,“你,我,不是,你怎么……”

“我怎么了?你嫌我烦我就走得远些,你不应该开心吗?”帕洛斯低着头,几乎要控制不住嘴角上翘。

佩利的角度看来却是帕洛斯的头越来越低,像是要躲开他一样。

这不应该啊,他和帕洛斯,从来不是这个莫名其妙的鬼样子,怎么就说不清楚了呢?

佩利当然想不明白,过去两人之间只要产生一点矛盾,帕洛斯会主动化解,三言两语便能将他糊弄过去,偏偏每次说的都煞有其事,让他不得不点头,压根起不了多大风波。前一分钟还对着帕洛斯吹胡子瞪眼,下一分钟就能趴在其怀里呼呼大睡,诠释了什么叫没心没肺。

再看这回,轮到让佩利来主动了,他当然是彻底抓瞎,说什么都不对,干什么都不会,对着貌似示弱的帕洛斯凶也凶不起来,解释还说不清楚。

原本是佩利最有理,结果说着说着,道理反而回了帕洛斯那边。

“你那么讨厌我,我滚是应该的。”帕洛斯声音压低,带出落寞意味。

“我没有!”跟雷狮信誓旦旦说要帕洛斯道歉的那个佩利已经失去踪影了。

“不讨厌,那为什么要我滚?”帕洛斯抬头看他,话毕抿紧双唇。

“我生气啊!谁让你骗我!”佩利郁闷,他生气难道不对吗?

“那你现在不气了?”

佩利就算原先有气也在见到帕洛斯时散了个无影无踪,更多的是没来由的担忧。他生怕帕洛斯说出离开的话来。

就像那时他见不得帕洛斯落下泪来,是同样的失措与惊惶。

他承担不起帕洛斯远离的后果。

那不是佩利想要的未来。

“不气了。”

“之前的事一笔勾销?”帕洛斯得寸进尺。

佩利点头应声。

他突然间想明白了不少事情。再生气再愤怒,也都是因为帕洛斯,没有他的话,好像一切都没有意义。佩利不知道这是一份怎样的感情,他只知道离不开舍不得。标榜为最重要的自由,在帕洛斯面前,轻如鸿毛。想逃开那份禁锢,却最终被掌控的人所吸引。虽厌恶,但为了喜欢妥协。这便是佩利能做出的最大让步。

“蠢狗。”帕洛斯环住他,眼角眉梢皆是笑意。

他当然不会离开,因为佩利的身边,就是帕洛斯的归宿。



TBC.



评论(56)
热度(389)

© 麦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