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佩不逆不拆
我永远爱叶修

【帕佩】主导者(三十五)

主导者(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九) (十-十一)  (十二) (十三) (十四) (十五) (十六) (十七) (十八) (十九) (二十) (二十一) (二十二) (二十三)  (二十四)  (二十五) (二十六) (二十七)   (二十八)  (二十九-三十)  (三十一)   (三十二)  (三十三)  (三十四)


=35=

 

“你是不是应该再说点什么?”

“说啥?”佩利浑然不知。

“乖,说句我爱你。”帕洛斯等这句话等很久了,今天无论如何都得诱导着佩利说出来。

然而期许的对象没有想象中顺利地开口,他挠挠头,神色纠结:“帕洛斯,我不懂这个,听起来是个麻烦,很奇怪。”

“哪里奇怪?你说说看啊。”

佩利又把之前对着雷狮说的那些话大概重说了一遍,帕洛斯跟他相处这么久,从这些零碎的话语中提炼出的东西自然比雷狮多得多。

同极相斥,但同类相吸。

他和佩利,从根上说,是近似的存在。又因为有所不同,所以渴望。

帕洛斯总说佩利蠢,是深知他的简单,简单的人易懂。

他能看清楚佩利,可佩利不一定能看明白自己。简单是件好事,却又平白添了些难处。

“不一样的。”帕洛斯趴在佩利耳边说话,“跟你所见的,所感知到的感情不一样。我想要你,不代表会绑着你。”

“可你不是……”

“你如果少让我操点心少犯点蠢,我用得着采取强制措施吗?”帕洛斯打断他。

好像是这么回事。佩利只好闭上嘴巴,跟帕洛斯说话,他总是没理的那个。

“你想怎样我都会陪着你。”

“因为你说的爱?”

“当然。”

“所以爱就是陪伴?”

“不全是。”

“那到底是什么?”

帕洛斯顿住,跟佩利讨论这样哲学抽象的话题,他是说不明白的。说的不管具体还是模糊,佩利一概都是听不懂的。

“帕洛斯?”半晌没能等到答案,佩利困惑地叫他。

“是你。”帕洛斯干脆简单总结,“是你就对了。”

“我?”

“嗯。全部是你,只能是你,必须是你。”帕洛斯觉得自己八成是疯了,他从来没想过会有这样一天,满心扑在一个人身上,对其有着说不完的情话,没有谎言不做任何的遮掩不需要百般圆滑。

“我还是不懂。”佩利有些焦躁,他知道喜欢和爱应该是欢欣的,过去也曾为之脸红,像是被戳了软处。可要具体而论,则是陌生的。

“没关系,你只要说出来就行,我替你懂。”帕洛斯用哄孩子的语气去安抚佩利。

“真是麻烦。那成,我爱你行了吧?”佩利撇嘴。

“看着我重新说一遍。”帕洛斯摆正他的脸,让两人目光相接。

“你事儿真多。”话虽如此,佩利还是迎上了那专注的视线。

刚才的洒脱自如瞬间卡带。

有那么一瞬间,佩利以为自己会溺死于帕洛斯的眼中。

里面有星星点点的深邃思绪,形成一个漩涡,将他全部注意力吸引过去。

“……我爱你。”佩利听见自己低声说。

漩涡里跟着刮起了风暴,将万千星辰悉数卷入,越发璀璨耀眼。

佩利再也说不其它的话。

爱如果等于帕洛斯,那他可以接受。

言语就此沉寂下去,帕洛斯在佩利唇上一下又一下轻啄,搞得佩利面红耳赤,骂骂咧咧让他干脆些。

然后被堵个正着。

千言万语,三个字最重要,凡是出自真心,便要付诸行动。

 

雷狮让帕洛斯去圣空星不单是为了搅局,实际上平时凡是底下暗潮汹涌,面上正儿八经的谈判交流等通常都是由他负责。虽然这种情况不多便是了,毕竟他们是海盗,不是善人。

去谈的时候佩利嚷嚷着也要去,帕洛斯当然是拒绝的,谁知道圣空星那些搞研究的变态会不会察觉出什么。

让人帮忙看着佩利,帕洛斯还是不放心,同圣空星方面的负责人对话时没了往日不断绕圈的耐心,单刀直入,竟是把雷狮那套学了过来。

海盗团不讲理,圣空星方面多多少少还是要讲点理的,双方掰扯拉锯了半天,帕洛斯咬着雷狮给的要求不松口,甚至有再进几分的架势。

最后还是理亏的圣空星败下阵来,同意签署文书。

结束数据上传,帕洛斯连个假笑都懒得留给对方,他对圣空星没有半分好感,在埃慕拉上发生的事让其耿耿于怀,只等着两边正式合作后暗地里使绊子。仇家不好过,他会很快乐。

圣空星负责人的手尴尬地停在半空,目送帕洛斯飞速远去的背影。

回到住处,佩利正坐在床上跟人联机玩游戏,帕洛斯个醋坛子是不会让其他团员跟他靠着一起玩的,所以最后只有联机这个选择。

“你回来了。”听到声响的佩利头也没抬,手下按键啪啪啪按得飞快。

“玩完这局我们就走。”帕洛斯坐到他身边,一边整理着文件夹中的数据做最后确认一边说。

圣空星也好,埃慕拉也罢,从这里离开后,就算是彻底告一段落了。

帕洛斯想想都觉得神奇,他加入海盗团这几年,大大小小的风波都经历过,更不用说过去自己单打独斗时的事情,可算下来皆比不上之前这几个月刺激。

之前是游戏人间,而现在则脚踏实地。想独飞的气球,被人拽住了牵引的线。

“好啊。”如果不是要追帕洛斯,佩利根本不想踏足这里。除了海盗团的地盘,他哪儿都不想去,出任务打架不算。

“想不想出去玩?”

“想想想!”佩利激动地差点甩掉手里的键盘。他真是憋屈坏了,偷偷跟着帕洛斯去埃慕拉最初目的是想着能溜出门玩玩,没想到后面出了那么多事,玩的灰头土脸一点都不爽快,回来又被关了快一个月,佩利怀疑自己要发霉长毛了。

“之前占的几颗美食星球这阵子发展不错,想去哪个?”

“都想去!我都没去过,你跟老大那时候不让我出门。”佩利瘪瘪嘴,想到成天在飞船上打转悠他心里就有几分不痛快。

“行。”如果你有时间有力气的话……

帕洛斯笑着将飞船目的地重新定位,不忘给大羚角号方面发消息——情侣约会,勿扰。

接收到消息的卡米尔默默点击选择删除消息。

 

随便挑了一个星球飞过去,刚下飞船,佩利便兴冲冲地拉上帕洛斯往热闹的城区跑。

美食星球的主要用途就是旅游,有着较好的娱乐设施建设和可供观赏的景色,吃喝玩乐一应俱全,有闲钱闲时间的经常在这种地方一住便是半年以上。

路上皆是热闹的人群,轻松自然的气氛让人不由自主跟着身心舒缓下来,随后融入到大环境中去。

一路上除了玩就是吃,没有任务在身,不需要有任何的负担。

吃过晚饭,帕洛斯查看了周围的地图后,带着佩利往相对较幽静的城郊走。

“去干吗?”佩利左右张望,“住的地方在这里吗?”

“到了你就知道了。”帕洛斯故意卖个关子。

直到进入这家招牌是个奇怪图腾的店,佩利逛了一圈都没想到是来做什么的。

“两位是我经手还是……”店长问进门的客人,眼睛规规矩矩的,视线始终停在颈部以上的部位。之前半路帕洛斯便不爽地拉着佩利去买了上衣,路人不时聚过来的眼神让他忍无可忍,偏偏主角还大大咧咧一无所知。

“自己来,把笔给我。”帕洛斯说完,示意佩利跟他去旁边单独的小房间等着。

佩利坐在板凳上,环顾四周的装饰:“这里到底是干吗的?”

“纹身。”帕洛斯没打算一直瞒着他。

“纹身?来纹什么身?”佩利不由自主撩起衣服角,去触摸那个早就印在身体上的N字,他模糊记得纹身时周围嘈杂错乱,腹部传来阵阵疼痛,完成后纹身周边还有一圈血红。

帕洛斯注意到了他的动作,解释说:“这个N字是故意用老办法纹的,目的就是让你记着疼。现在纹身有闲情的可以选无痛人工,赶急的用纹身笔就行。”

“我才不怕疼。”佩利在N字上戳了两下,收回手来,“你要纹什么?用那个纹身笔?”

纹身笔不算是稀罕物件,海盗团有常备的,一群干海盗的闲着没事总想着往身上纹点什么。如果想要纹身,回船上就行。两人来这里是为了解决发情期,帕洛斯一时兴起,便将计划中的事情提前。

“等会儿给你看。”

佩利只好耐下心来,等店长送进纹身笔后,迫不及待地看向帕洛斯。他是真的好奇对方会在身上画的东西。

“把手给我。”帕洛斯对他招招手。

第一反应伸过去右手。

“错了,左手。”

“哦。”佩利收回右手,又将左手送上去。

帕洛斯单独找到无名指,毫不犹豫地拿起纹身笔开始画。

佩利后知后觉,立马要抽回手来:“卧槽你干嘛?!”

“别乱动。”帕洛斯早有准备,死死压着他的手防止他抽开。

“不是给你纹身吗?拿我的手干什么?”

“情侣纹身。”帕洛斯说着将佩利的手翻过来,聚精会神地画上另一面,“这就好了,等我喷层保护。”

无名指感知到的是轻微酥麻痒意,佩利哼哼两声,不再挣扎拒绝,等着看帕洛斯的成果。

收回手时,看到手指根部是一个圈,内侧写着PALOS的字眼。

“什么鬼东西?”佩利将手翻来翻去地看。

“订婚戒指。”帕洛斯将纹身笔塞到佩利手中,“来,帮我画一个,写你的名字。”

“啊?不是说用这个的吗?”握住纹身笔,佩利从衣领下方揪出一直挂着的紫色石头,他至今连这块石头叫什么都不知道。

帕洛斯摇摇头:“看你挺喜欢的,留着做定情信物吧。”

佩利耳根倏地一红:“哪、哪有用纹身做订婚戒指的。”他也是有常识的好不好?

“你戴手套不方便,平时放在家里就行。”帕洛斯将自己的左手递过去,“会拼自己名字吗?要不要我拼一遍,P、E……”

“停停停,我当然会!”佩利拽过帕洛斯的手,“你才傻到不会写自己名字。”

纹身笔乍画上去是薄薄一层,几乎看不出颜色来,过一会儿才会显色。佩利平时五大三粗,这回却精细下来,捧着帕洛斯左手无名指极为谨慎小心,一点点慢慢画,使得帕洛斯几乎怀疑他是在一个点一个点地点在手指上。

可能是结婚这个观念被灌输太多次,佩利已经不会再去反驳对方。他现在觉得大差没差,反正都离不开了,结婚也不是不行,虽然和帕洛斯结婚这事听起来蛮诡异的,但是完全可以接受。

帕洛斯之前是这样给佩利灌输思想的——“结婚后还是在海盗团过,照样吃饭打架接任务,住一起是肯定的,我们不是早就住一起了吗?标记也不用了,完全标记早就完成了。以后孩子扔给老大养,怀孕不是结婚的理由也不是结婚的结果,只是AO结合的一个普遍过程而已,不用太在意。所以结婚最多就是在名头前加个‘爱人’或者‘丈夫’,法律跟我们没关系,海盗不讲法。哦对了,手上再加个结婚戒指,多一件少一件装饰品的事。”

这话语间轻描淡写,佩利听完恍然大悟:好像是这么一回事。

于是轻巧被帕洛斯套了进去。

在没有法律管束的海盗团里,结婚的确是一种爱情中的形式。可对于帕洛斯而言,这意味着对爱情的肯定。

想借一个仪式,宣告归属权。帕洛斯在这方面是尘世俗人,不想免俗。

而且借着结婚可以玩不少花样啊……帕洛斯思维发散,想着太阳和狗,直到被佩利打断:“好了。”

他看着手指根部佩利的名字,觉得内心有种名为满足的东西在膨胀。

贪欲之人素来是填不满的沟壑,可见满足的珍贵。

海盗团在自己地盘上都有安排好的住处,前去的路途中,帕洛斯扣紧佩利的左手,另一边则悄然摩挲着那个纹上的名字。

佩利一笔一划,把自己写在了帕洛斯的心上。

那一个圈,是帕洛斯选择的画地为牢。



TBC.



评论(46)
热度(374)

© 麦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