帕佩不逆不拆
我永远爱叶修
足同及前文见子博:麦周周周周周

【帕佩】主导者(番外一)

婚礼番外。

彻底放飞自我。



= 番外一 =

 

雷狮海盗团要举办婚礼的消息迅速成为了诸方新闻头版头条。

过往帕洛斯和佩利站在一起的照片被翻找出来,占了版面一半大小,更有些八卦小报,直接在两人对视的画面上添些明显后期不过关的爱心和粉红泡泡。

“这算什么?恶人和恶人臭味相投吗?”

“早就看出他两有猫腻了。”

“虽然知道不可能,但是雷狮海盗团办婚礼哎,好想混进去看看。”

“等等,难道只有我一个人发现那个超级凶的佩利是Omega吗?!”

“现在恶党这么嚣张?不怕婚礼当天仇家寻上门?”

“算是被爆的八卦?恐怕要被海盗团追责了吧……”

“雷狮海盗团不是一直如此高调吗?肯定是默许宣扬的。”

“他们两个要是有宝宝一定超可爱的!”

“就不能有个能对抗的团队去把这群土匪一锅端吗?!各星球的军队都是废物!”

“花痴和愤青真多,路人角度出发,不看好他们结婚。”

“人家你情我愿关你屁事?”

“说不定是为了团内稳定强制要求结合的呢。”

“之前不是有传言说帕洛斯迟早叛逃么?”

“我前几天在美食星球碰到过他们两个!超甜蜜!”

“假的吧?雷狮海盗团要搞大动作了,肯定是烟雾弹!”

……

网络上关于两人结婚的讨论有各式各样的说法,最后站稳脚的分两派,一方支持真爱论,另一方则坚持阴谋论,至于到底是什么阴谋,瞎猜的内容已经从稳定人心升级到了宇宙大爆炸。

帕洛斯点进娱乐版的热门推送,看着下方的激情评论,直接笑趴在佩利身上。

正对着礼服挑三拣四满脸嫌弃的佩利看向他眼前的虚拟显示屏,指着两人的合照惊呼:“这从哪来的?!”

这角度,这场景,怎么看都是偷拍啊。

“团里公开的战斗经常有人拍照用来写新闻,反正我们四个的形象不是秘密,只要不涉及机要内容,就随他们去了。”不过连帕洛斯都不知道的是,有些照片,是一些奇奇怪怪的“前线”拍去舔屏用的……

“老大为什么要公开婚礼的事?”

“本来就没打算隐瞒,卡米尔说可以借机宣传一下新开发的旅游星群。”卡米尔作为掌管海盗团财政支出和收入的团内大管家,近期沉迷星球开发这一副业不能自拔,雷狮放任自由顺带又多搞定不少星球。帕洛斯有理由怀疑靠烧杀抢掠壮大起来的海盗团将会有事业全线漂白的一天。

“所以我们要去那个旅游星群上结婚?”在婚礼操办上没有花费半点心力的佩利根本不清楚相关细节,他只记得住最后要和帕洛斯交换戒指,然后接吻拥抱大吃一场。

帕洛斯关掉网页,捡起被扔到一旁的礼服在佩利身上比划:“当然,否则宣传就白做了。那地方风景不错,你会喜欢的。”

“随便。”佩利撇嘴,他又不会欣赏个劳什子的美景,好不好看完全不关心,“婚礼上吃什么?”

“你肚子已经够大了,不需要再吃到更大。”帕洛斯拍拍他的肚子。

提到圆鼓鼓的肚皮,佩利立马泄气。除了被帕洛斯按着不准出门打架凑热闹之外,他平时没少锻炼,好歹发泄一下自己无处安放的热血。虽然怀孕了但是并没有随之发胖,可肚子总归是不受控制的,一天天越发圆润。托它的福,佩利已经学会自觉穿上衣了,被人盯着看是其次的,最主要的原因当然是他自己都不能接受一低头看到个鼓起的弧度,有衣服挡着还能落个眼前清净。

“这套不喜欢?”帕洛斯翻看着手中礼服的袖口和领口,询问佩利的意见。

“都紧绷绷的,穿着跟紧身衣一样,难受。”向来穿大码宽松款方便行动的人对稍微有点规矩的衣服百般抵触。

“只是样款而已,之后会根据你的身材再做修改,穿上去不会难受的。或者你的意思是想穿婚纱?”

佩利从座位上蹦了起来,面红耳赤:“开什么玩笑?!”他可是个男的!就算是Omega,那也是个男性Omega!

帕洛斯本来就是随口一说,他可不打算让旁人看去佩利穿婚纱裙的样子,那势必是要留到之后夜晚的东西:“不想穿婚纱就快点选出喜欢的礼服款式来。”

他手中的那件被佩利扔开,旁边一排衣架上的礼服样款原本就已经被其翻得一团糟,这回直接东一件西一件被扔在地上,乱成一窝粥。

“这个适合你。”佩利从衣服堆里拽出一件来拿给帕洛斯。

礼服大体的剪裁是帕洛斯定的,他可不指望佩利在这方面能有多大的审美,拿来挑选的多是在小细节上的区别。佩利之所以挑的不耐烦,一则是他本来就没多大耐性,二则是小细节选来选去容易眼花。

帕洛斯接过来,对着落地镜在自己身上比量。

他看到衣服上金色的纽扣,顿时了然。

别人看来怪异的眼睛和不成样子的泪痣,在佩利眼中,属于美丽且妙不可言的事物。

“那就这件吧。”帕洛斯一锤定音。

他的找好了,佩利只需要配套的便可以,礼服挑选就此告一段落。

结婚戒指在做决定的那天就送去了设计图制作,早在前几天便拿了回来。

帕洛斯不打算举行太复杂的婚礼,他和佩利皆不信鬼神,没有父母,无需敬天地饷亲友,两个人便是全部。

删掉惯常婚礼会有的繁文缛节,最终需要耗费点时间的只有婚礼场地的布置。帕洛斯拿到旅行星群重要景点后,很快便敲定了具体的地方和设计方案。

选完礼服后,两个人进入了无所事事状态。

结婚本来就不是一件需要大费周章的事情,最重要的是顺其自然,虽然这形容放在帕洛斯和佩利身上有些奇怪,但这场婚礼的确是一个理所应当的故事结果。

“我听见后勤部的人说装饰用的啥啥花被劫了。”闲着没事在大羚角号上晃了一圈的佩利回到房间对帕洛斯说,“可你不是说东西都准备齐全了吗?”

“总得找个理由帮那些牛鬼蛇神出来活动活动筋骨。”帕洛斯没有为这个消息有半点情绪波澜。

“什么牛肉蛇肉的?”

“不入流的渣滓而已,不用管他们,团里要是连虾兵蟹将都解决不了,趁早让雷狮老大挨个用雷劈了算完。”

向来不清楚这些个敌我纷争的佩利不再追问,自动自觉地转了话题:“晚上吃虾吧!我要吃上次那个龙王虾!”

“我告诉后厨,苍蓝星应该这两天有出海。”

关于劫持的事帕洛斯没有跟进,在婚礼开始前海盗团未发生成员变动,说明起码都不是吃闲饭的。

他和佩利的婚礼公开透明化,注定会有些人来添乱,海盗团明面上暗地里最不缺的就是敌对者,这下有耐不住性子的出来瞎蹦跶很正常,通通解决了便是。

雷狮钓鱼执法玩的溜,帕洛斯也不介意老大拿婚礼的由头去寻开心,反正最后一切还是会顺利进行,这些个的小插曲就当婚前的礼炮声了。

帕洛斯选了旅游星群中一颗长满奇花异草的星球作为婚礼地点,但他并没有选择稀奇古怪的植物,而是中规中矩地选择了白玫瑰海。

白色的花瓣,绿色的茎叶,缀着点点荧光,与他和佩利的礼服正好相称。

“古朴的才是最好的。”帕洛斯选定地点后对施工队说,“中间搭台子的地方抠成这个图案……”

队长看着模拟出来的图像,竭力压制住了自己的笑声。

为了不破坏花海的效果,宾客席或者说海盗团团员的座位是悬在半空的白色座椅,绑着金绿白色交织的缎带,加上白玫瑰的花架。

花海中间抠出来的形状搭上对应的悬空台,四周绽放的花朵就是最好的装饰。

“这么多花好娘啊。”佩利站在飞行器上俯身看已经准备就绪的场地,绵延看不到尽头的白色花海如同地上的云层,有着星光闪烁,在微风中摇曳。

“按你的想法来只可能是烤肉店或者一堆狗尾巴草。”帕洛斯毫不留情地抨击对方的审美。

佩利并不以其为耻,但他也知道如果由自己来完成婚礼设计,那帕洛斯肯定会暴跳如雷。

“等会儿,我怎么看这个图案像……”

“走了。”佩利的话还没说完便被帕洛斯拉着手从飞行器上跳了下去。

金发和被帕洛斯强行戴上的头纱在风中向上鼓起飘扬,从云端坠落的快感让佩利不由兴奋叫喊,帕洛斯攥紧他的手,唇角是抹不去的灿烂笑容。

他们最终拥抱着落在平台之上,等着他们的,是不远处在起哄的海盗团全体,以及一个犬型的小机器人,它穿西装打领结,手中举着一个托盘,上面摆放着婚戒的盒子。

从两人跳下飞行器的那一刻起,这场婚礼就被旨在宣传的卡米尔进行了全网直播,评论区顿时涌现大批吃瓜群众。

“不带跳伞啊卧槽,拥有元力就是牛逼。”

“狗狗戴头纱好美哦,如果穿婚纱就更好了。”

“这两人穿正装帅到爆啊!!!”

“狂犬肚子怎么回事?刚才风刮的时候衣服紧贴着,感觉那弧度跟怀孕四五个月似的。”

“奉子成婚?!大戏啊!海盗团内部有秘密!”

“真爱还不准奉子成婚了?别瞎说。”

“佩利Omega实锤了,妈的老娘一直以为他是个Alpha还想着有朝一日能睡一晚上。”

“说要睡佩利的那个我替帕总记下你IP地址了,不客气。”

“那些慷慨激昂说要灭掉海盗团的极端黑粉去哪儿了?感觉都是粉丝和路人啊。”

“海盗团给的直播源,不良言论发出来的第一时间就会被卡掉吧?专心看婚礼行了,别管那么多。”

“现场声音有点小,但我还是清楚地听到了喝彩声!”

“我团氛围真好,海盗中最团结的团了。”

“抱着落地,要不要这么浪漫?”

“哎,刚才空中的时候镜头晃了一下才看清,这图案是个狗头吧?”

“真·狂犬婚礼现场。”

“本来浪漫爆棚,说是狗头后笑出声来。”

“机器人都是狗,他们是有多喜欢狗……”

“佩利不清楚,毕竟外号是别人起的。但是帕洛斯肯定喜欢。”

“怎么想也不可能是佩利设计的婚礼,所以大家都懂。”

“纯路人弱弱地求个解释。”

“指路海盗团粉丝论坛置顶帖【论骗徒和狗的爱恨(划掉)纠缠】,不客气,看完你会回来感谢我的。”

“哇哇哇直接交换戒指!!!要不要这么干脆利落?!”

仍保留着原始棱角的紫色矿石Bloom镶嵌在银色的戒圈上,其间可见清晰的花开纹路,从每一个角度都能看到一朵绽放的玫瑰。

帕洛斯托着佩利的手,眼神前所未有的虔诚。

他赴千山万水,为的不过是今时此地眼前人。

戒指被戴在无名指上,佩利刚要抽手去拿另一枚,手上传来一阵温热。

——是帕洛斯在亲吻他戴着戒指的指节。

佩利脸上发烫,他见过表白示爱时的帕洛斯,面上写着认真两个字,双眼是天边最后的晨星,在日出前从黑暗里跳出,绽放孤注一掷的光芒,让徘徊的人为之沉沦。

而这一刻,无需去看他的眼,佩利已经能想见帕洛斯的神情。

那将是前所未有的坚定和不容置疑的爱意,是这片澄澈纯净的天地间,最浓墨重彩的一笔。

从头顶飘落的花瓣落在鼻尖,觉得痒的佩利想去挠,却被已经抬头的帕洛斯伸手刮去。

佩利的鼻尖更痒了。

他揉搓两下鼻子,从在旁边一直往上拼命举盘子的狗狗那里取得了戒指。

帕洛斯将手递给了他。

佩利深吸了一口气。

他突然顿住,将夹在拇指和食指间的戒指攥在掌心。

一直充当背景板的海盗团众人跟着大气也不敢喘一声,紧张地观察佩利接下来的动作。

只见他对机器人招招手,然后顺利地取得了挂在领结上的微型麦克风。

“我不懂,也想不明白,但我知道除了你谁都不行。”佩利看着帕洛斯的眼睛,终于决定主动宣言,“帕洛斯,我爱你。”

帕洛斯原本因为佩利暂停的动作而僵在脸上的笑容彻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震惊和不可思议,没有丝毫掩饰。

他一次又一次诱导才让佩利说出来的三个字,任何一次都没有这一次动听。

佩利扔掉麦克风,举起戒指亲吻后,才给帕洛斯戴上。

“你不高兴吗?”他问仍未管理好自己表情的帕洛斯。

“不,我很高兴。”这才回神的帕洛斯恢复笑容,眼中盛着的璀璨越发摄人心魄,“我爱你。”

过去的所有故事,都是为了能站在你面前,听你说爱我,我也说爱你,我们彼此相爱。

刚才的沉寂瞬间散去,在欢呼声中,帕洛斯和佩利抱紧拥吻。

他们结婚了,因为爱情。

 

欢呼结束的海盗团成员吃着人手一碟的狗骨头饼干,羡慕地摇头。

直播关闭,评论区被清一色的痛哭表情和爱心刷屏,伴随着无数欣慰的话语。

这是最好的一天。



END.



(评论前请阅读最后一段。


评论(61)
热度(449)

© 麦周 | Powered by LOFTER